返回 998、最后一程(完)  夜的命名术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    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

银杏山上。

  老爷子与宗丞已经下了七局,每一局都是宗丞输掉,可他却没有丝毫不耐烦的神色,像是完全沉浸在下棋的快乐之中。

  老爷子看了他一眼:“次次都输,为何还要下?”宗丞笑道:“这很符合我的人生啊。我其实很羡慕你和庆尘这样的人,你们生下来便是要赢的,你们的长相不错,出身不错,拥有着天赋异禀的血脉,而我什么都没有。”

  宗丞:“我这种人从生下来开始就是要一次次失败的。从那个暗无天日的地底基地醒来,还得小心基地里残存的实验体,一开局就是地狱模式,生在了地狱里。好不容易从里面出来之后什么也不懂,第一代的身体在5号城市第九区还被割了一个肾脏,割完肾脏之后还被人卖去了黑心矿当矿工。”

  “好不容易觉醒了超凡能力,控制了几个矿工逃回城市却发现饭都吃不起了。我带着几个矿工进厂打工,干最累的活,拿最少的工资,每天工作16个小时却只够吃饱饭的.....说起来您可能不信,我和庆尘的目标其实是一样的,我之所以立下控制全世界的宏愿,是因为我想结束你们这些财阀的时代。”

  这次,老爷子真的有些意外了。

  说实话连他也没想到,宗丞来到人类世界挨的第一顿毒打,竟然来自资本世界的剥削与压迫。

  人生是分阶段的,童年、青年、中年、老年,其中对一个人影响最深远的就是童年。

  而资本对世界的压迫,就是宗丞童年的记忆了。可谁能想到,如今全世界最恐怖的人物之一,当年竟如此凄惨?

  这也太惨了吧!

  但老爷子只是轻描淡写的说道:“庆尘与你不同,他从来不用丧失人性的手段来达成目的,所以你们即便一开始愿景相同,结果却会截然相反。等你自己掌握权力之后,便会开始享受权力为你带来的便利。”宗丞微笑道:“这句话倒是一点没错,屠龙少年最终变成了恶龙,这个故事放在我身上好像一点都没错。最开始那会儿我想赚钱,结果只能用很笨很笨的办法;再后来我想控制军队,却被人一炮轰了;我想去西大陆那边降低游戏难度,却遇到了戏命师;回来以后我想控制庆氏,却又遇到了开局便是王炸的庆准。太难了啊,您能理解我的经历吗,我好像一直在输,所以渐渐变得不那么在意输赢了,因为我早晚会赢。”

  “不要说的那么自信,”老爷子摇摇头:“你如今突然出手,一方面当然是因为你控制陈氏之后,终于有了最强横的力量,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庆尘成为了巨人族的王,那些拥有心灵感应的巨人加上禁忌物注射器的存在,让你明白一件事情:终于有人凑齐了杀你的所有要素。”

  老爷子抬头看向宗丞:“你害怕了。”

  宗丞怔了一下,然后坦然承认:“没错。”

  这时,有哑仆端来两碗素面,摆放在两人身前。宗丞一边吃面一边说道:“不知不觉又被您算计了啊,这才想起来庆忌在第一局棋时便消失不见了,他去偷我东西了吧?您拉着我一起下棋,就是为了再拖延一些时间?”

  老爷子乐了:“你反应还算快了。”

  宗丞两口把面吃完,感慨道:“一时间分不清这是称赞还是讽刺...您担心庆尘吗?我已经看到西大陆用出了最后的杀手锏,说实话我也很惊奇他们竟做了这么久的准备,也没想到竟如此恐怖。现在,我反而有些担心了,我这渔翁未必有实力拿到最后的胜利。”

  那亡者军团,似乎连宗丞都有些忌惮了。

  宗丞看向老爷子:“您猜到他们会有这么一手了吗?”

  老爷子点点头:“猜到了。”宗丞惊异:“这您都能猜到?”

  老爷子笑着说道:“我前阵子在超导世界里还算有些收获,庆尘在8号多元世界里大开杀戒,最终杀掉冥王晋升S级战斗大师。那时候

  ,有人说冥王其实是另一位S级战斗大师删号重练,因为要学习超导世界里的亡灵法师来用到现实之中。可你也知道,西大陆现实里其实并没有这样的传承..所以我一直在想,既然没有这样的传承,那么是什么促使一个S级战斗大师废掉自己苦苦练号10年获得的等级,又重新用10年练出一个亡灵法师?”

  宗丞:“您是说,那个冥王,其实就是在超导世界里隐姓埋名的风暴公爵?”

  “我没猜到是风暴公爵,只是觉得一定会有类似手段出现,“老爷子看向宗丞:“你如何能看到战场情况?据我所知傀儡并不能相互之间凭空传递消息吧?”

  宗丞笑着说道:“傀儡与傀儡之间当然不行,但傀儡与本体之间自然可以的。”

  当初10号城市被封锁搜查傀儡时,宗丞的本体在表世界附身在非时间行者身上,也就是庆尘最后一次生死关时,向极夜组织通风报信的安保人员。

  正因为那是本体,所以注射器对他也毫无用处:本体并不算精神污染。

  如今,宗丞本体已经转移回里世界,毫无顾忌的坐在老爷子对面,笑着解释道:“也不用想着杀了我就能怎么样,我死了还是会转移到其他傀儡身上的。”

  说完,他抬头看向房梁,庆忌的儿子庆无坐在上面,正面无表情的盯着他。

  这时,屋外下起了大雪,气温骤降。

  哑仆捧着红泥小火炉送进来,放在两人的脚边。宗丞忽然萧索说道:“您现在一定很担心庆尘吧,但这六百年来,从来没人关心过我。你们有家人,我却没有。从一出生开始,这个世界对我便不太公平。我控制傀儡后,偶尔会用他们隐藏在市井里体验一下亲情,但我知道,假的就是假的。”

  老爷子想了想说道:“那确实很遗憾。”

  宗丞笑了笑:“老爷子,马上就要见分晓了,我们便在这里一起等待吧...再来一局?”

  “再来一局。”

  庆尘在灰雾世界里不停地走,这里仿佛没有尽头似的,除了灰雾就只剩下透明的墙。

  灰雾仿佛无边无际,他就像是一个孤独的旅人,没了归家的路。

  “这里是...”庆尘思索着:“这里是我的意识世界?”

  他忽然意识到,家长会成员们那不屈的意志像一把钥匙,终于让他见到了封印的本源,无形之墙便是他的封印枷锁。

  无形之墙背后,应该就是他想要从原世界里偷渡出来的精神意志。

  他停下脚步,奋力捶打那堵无形之墙,整个灰雾世界都渐渐传来震耳欲聋的咚咚声。

  可不论他如何尝试,无形之墙依然完好无损。庆尘无力的靠着无形之墙坐下,看着面前无边无际的灰雾世界。

  他不知道该怎么打开封印,甚至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离开这灰雾世界,像被困住了一样。

  然而这时,庆尘忽然听见小七的声音在耳边响起:“再试一次!”

  曾被他影响过的人,正在反过来影响着重回原点的他。

  庆尘愣住了,然后缓缓起身面对无形之墙,再次开始捶击。

  即便毫无用处,庆尘却始终没有放弃。

  意识世界之外,小七看见庆尘突然闭上了眼睛,伫立在原地再也不动。

  哪怕是兽兵杀到面前,庆尘也仿佛毫无察觉。

  小七意识到什么,回头高喊道:“老罗,带老板走,他可能正在突破封印!带他走,别让他受伤!”

  罗万涯冲过来背起庆尘就走,但他只是退回一段距离便将庆尘交到胡靖一手中:"背着你师父,保护好他!如果我们守不住了你就跑,能跑多远就跑多远!”

  说着,罗万涯又冲回了前线,与家长会成员们一起阻挡亡者军团的进攻。

  亡者军团这一次来势太汹涌了,就像你好不容易把

  游戏打通关,还没回血、回蓝、治伤,结果马上就要开始地狱难度关卡,把之前打的重新来一遍。

  家长会成员一个个死去,火塘汉子也折损过半。亡者军团如山如海。

  若从天空俯瞰,这亡者军团绵延十公里,在他们面前,最后一道防御阵地就像是海洋上的一座孤岛。

  秦以以拖着黑刀凌厉的劈砍着一切,所有亡者只要遇到刀锋便立刻分解。

  嘉措神子一直追随在她身后,他看着前面那个英姿飒爽的背影,忽然想起自己在大雪山里第一次见到这个倔强的少女。

  那天他们狩猎回来,嘉措神子在车上看见蜷缩在雪地里的秦以以,高声问道:“你为什么来这里?”

  秦以以倔犟的瞪着他,像是在看荒野上的坏人,也不说话。

  那个倔强眼神,是他一辈子都忘不掉,就像圣山上经久不败的花朵。

  从那天开始,嘉措神子便喜欢跟在秦以以身边。秦以以想去8号禁忌之地,他便跟着去8号禁忌之地。

  秦以以想去北方救庆尘,他便跟着去救庆尘。就在此时,亡者军团里杀出一个黑袍身影,对方头都被王小九斩断了,却在防线上准确的找到秦以以,并在亡者军团掩护下袭杀过来!

  “小心!“嘉措神子一边靠近一边呼喊。

  可是戏命师老怪物的尸体来得太快,嘉措神子怒吼一声具现出自己的神牛法相撞去,可戏命师老怪物的尸体仿佛提前预知到了一切,仅微微向后一步便躲开了神牛法相。

  下一刻,戏命师老怪物再次合身扑上。

  但也正是刚刚那躲闪的一瞬,让嘉措神子有机会来到秦以以背后。

  一刹那间,老怪物那露出白骨的手掌,刺入了嘉措的心脏。

  嘉措爆发出最后的力气双手握住枯骨手腕,推着对方撞进了亡者军团之中。

  他想回头看看秦以以有没有回头看自己,却没力气了。

  ·.....

  陈灼蕖此时正顶在防线前面,她低头看向手腕上的透明丝线,那是庆尘留在银杏山的提线木偶。

  庆尘在前往西大陆曾说,所有骑士都会有一件禁忌物做礼物,给陈灼蕖的便是这提线木偶,只因为,她是现役骑士里最有可能将提线木偶发挥到极致的人。

  陈灼蕖拿到提线木偶之后一直没用上,毕竟那一头头兽兵没有名字,她也根本控制不了。

  但她忽然想到,既然提线木偶是要献祭尸体的,那眼前这么多亡者军团从本质来说都是尸体,提线木偶是否可以将它们全部献祭掉?

  陈灼蕖试着将提线木偶如钓鱼线般甩出去,却见一头亡者兽兵骤然化为飞烟!

  她惊喜欢呼:“成了!”

  亡者军团是非常无解的,想要解除它们的战斗力,必须折断它们的手脚才可以,即便骑士半神想要解决它们,都要费一番功夫。

  现在有了提线木偶,陈灼蕖终于有了收割亡者军团的手段!

  下一刻,这位骑士半神竟冲进了亡者军团之中,以骑士云气灌注提线木偶让它伸的笔直,从战场上横扫而过。

  提线木偶换了宿主,回到了原始状态。

  然而这战场上可献祭的对象,平均实力都是A级以上。

  提线木偶亢奋的嘶鸣着,仅仅十多个呼吸它便重新长出了五六根分支,短短十分钟时间便成为18根分支同时存在的完全体!

  一片一片的亡者军团被陈灼蕖暴力献祭收割,这提线木偶堪称亡者军团的天敌。

 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,陈灼蕖的骑士云气本就在A3战线上消耗殆尽,根本不足以支撑她持续灌注提线木偶。

  一旦没了骑士云气,那么透明丝线便会软绵绵的耷拉在地上,杀伤范围瞬间缩小。

  陈灼蕖犹豫了一下,在自己骑士云气用完之前回

  到阵营里。

  她找到一名家长会成员,低声说道:“我现在需要一个人,跟我拉扯着提线木偶进入战场,你愿意吗?但很危险。”

  那名家长会成员笑着拍拍胸膛:“愿意!”

  短暂商量后,她将提线木偶的另一端系在对方手腕上冲回战场

  可家长会成员早已力竭,跟着她收割了一百多名亡者兽兵,便被兽兵偷袭倒下。

  陈灼蕖退回去思考着,为了收割效率更高,她选择用提线木偶强行榨干家长会成员的最后潜力,这样才能让收割持续更久。

  她高声说道:“我现在需要18个人把名字告诉我,当我的傀儡,但是...你们会死。”

  她要控制着18个傀儡去收割战场,这样每两人之间便能将透明丝线绷直,就像收割机一样。

  但是,这些傀儡可没她的半神实力,杀入亡者军团是一定会死的。

  下一刻,有家长会成员问道:“我们不在意会不会死,我们在意你用我们能做什么?”

  陈灼蕖沉默片刻说道:“我能保证,你们一个傀儡,最少换两百个兽兵!”

  有家长会伤员说道:“我受伤了我先上,马有金!”

  又有伤员说道:“反正我的一条胳膊断了,就当是废物利用吧,陈博康!”

  “张超!”“李龙飞!”“宋哲!”

  “算我一个,李友!”

  “兄弟们,替我们看一眼新世界!”

  陈灼蕖看着这些自告奋勇的伤员,只觉得鼻子有点发酸,她偏过头去将所有人控制成傀儡,转身杀进了亡者军团之中。

  以前庆尘都是控制敌人成为傀儡,而现在,却是家长会成员主动成为了傀儡。

  一时间,陈灼蕖竟带着十八个傀儡大开杀戒,一人挡住了五分之一的阵地!

  她努力一心分成十八用,让那些被控制的伤员慢些死去,十九人在亡者军团之中形成巨大的刀阵。

  然而亡者军团凶猛,有些避开提线木偶的锋芒,直接去扑杀傀儡。

  一个个傀儡死去,陈灼蕖在收割数千亡者军团后再次退回阵地,还没等她开口,又有数百个伤员相互搀扶着找到她,没有多说一句废话:“朗豪!”

  “林子凡!”“高林祥!”“常平!”

  “走了,兄弟们,替我们看一眼新世界!”

  陈灼蕖红着眼带傀儡杀回亡者军团里,以前她很独,独到哪怕在鲸岛上跑分时是自己一个人,挑战绝壁时是自己一个人。

  一个人吃饭,一个人上课,牛羊成群,唯猛虎独行。

  她一直觉得自己是个不需要队友的强者,但这一刻她才明白庆尘为何要发展家长会、为何要让更多人成为骑士!

  因为,这个世界需要更多人来拯救!-

  巨人族像坦克一样顶在另一边防线上,他们掩护着家长会成员穿插在缝隙里解决亡者军团。

  在海潮般袭来的亡者军团面前.....“幻!”

  (一步不退!)“风!”(一步不退!)

  狂风抓着两头亡者兽兵抡起臂膀,将身前挡得水泼不进。

  小七与罗万涯如阵型中的锋矢,带着家长会精锐不停的游走于各处。

  然而就在他们刚刚斩杀一队亡者军团时,一头戏命师老怪物从缝隙中钻出,直刺小七的后背。

  小二飞身扑上与戏命师老怪物的尸体扭打在一起,然而扭打之中,老怪物以手掌***他的腹部。

  小七和罗万涯等人杀回来,硬是将老怪物分了尸!

  小七将小二带回了防线内,他声嘶力竭的吼道“快,快把鸡血芽给他涂上.....快救他啊!”

  小二缓缓躺到小七怀里笑道:“贯穿伤还特么用啥鸡血芽,别浪费了....其实,想到要去见小三、小六了,也没那么害

  怕。”

  说完,小二合上了眼睛。家长会成员们有些茫然。

  亡者军团无边无际,接天蔽日,怎么都杀不完。大家其实很清楚,不论他们如何努力,这场战争是一定会输的。

  “小七哥,还要再试一次吗?“有人苦涩问道。小七怔然半晌:“老板说坚持住,还有一线希望.兄弟们,老板刚刚真的亲口说过,让我们坚持住,还有一线希望!”

  这一瞬间,亡者军团从刚刚小二防守的位置撕开一条缺口。

  小七高声说道:“金色家人跟我走,顶住防线!没到A级的守在内圈,我们死了你们再顶上来!伤员去陈

  灼蕖那边排队,咱们今天一起死在这,到了地下一起喝酒!”

  就在此时,有人高声喊道:“有援军!”

  罗万涯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,转头看去,正看到山脊上又出现了密密麻麻的人。

  然而下一秒所有人都愣住了,这并不是庆尘告诉他们的一线希望,而是绝望!

  山脊上,家长会成员与兽兵一起向山下冲来,这哪是什么援兵,分明就是A3战线上被复活亡者军团!

  家长会如今连A5这边的亡者军团都处理不了,更别提其他的了!

  就算陈灼蕖临阵开发出大招来,可这位骑士半神浑身是伤,也将要力竭!

  所有人绝望了。

  人们都说,在光明到来之前,总是令人窒息的慢慢长夜。

  可这长夜太黑太长,永无边际。

  这让所有人都开始怀疑,那光明是否还会回来?在亡者军团那浩大的阵营面前,家长会阵营渺小到不能更渺小。

  阵地上开始有人放声痛哭:“为什么啊,为什么不论咱们如何努力都杀不完,为何家长还不醒来,为何再也没有援军了?!为什么啊!”

  那哭声撕心裂肺,哭的人并不是真的要抱怨什么,只是不甘心大家付出了那么多,却还走不到终点!

  七千公里路云和月,到这里就要停下了吗?!这一次,就连小七也不知道该如何鼓励那些并肩作战的人了。

  然而罗万涯忽然开口,他指着那个哭泣的家人说道:“你爸是赌徒,你以前是10号城市第三区的小偷,欠了高利贷只能东躲XZ,但当鼠潮来的时候,你拎着菜刀就冲到防线上。”

  说着,罗万涯指着另一人:“你,你爸家暴把你妈打死了,你以前是个好吃懒做的,但在七千公里的跋涉时,一直在帮助别人。找到吃的先让给女人和病人,自己舍不得多吃一口东西。”

  罗万涯高声道:“我,罗万涯,以前就是个跑江湖的,一辈子好像都在跑路,但现在我站在这里和你们并肩作战。这个世界并不公平,我们无法选择在什么家庭出生,我们无法选择自己前半生的命运,但我们可以选择什么时候改变,再选择如何死去。”

  “虽然失败将贯穿我们的一生,但我们可以选择失败时的姿态。”

  “我从不信长夜无尽,因为,火把就在我们自己手中。”

  家长会成员们慢慢停止哭泣,他们倔强的抹去自己脸上的眼泪,全都镇定下来。

  罗万涯不再躲在巨人的背后,而是走上防线,来到防线外面,放声怒吼:“杀!”

  他们这一次不再畏畏缩缩,而是要这么英勇无畏的杀出去!

  不要乞求救

【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】

一秒记住顶点小说最新地址:m.dingdian6.com

看完记得收藏哦,收藏关注不迷路。

(第 1/3 页, 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